城市的工作从来不是平均分配 奴隶制其实存留得比你想像中更久

2020-06-27 20:35:18 来源:I生活报310人评论

城市的工作从来不是平均分配 奴隶制其实存留得比你想像中更久

我的一位朋友经常说,劳动是一件坏事,一件令人讨厌的事,他举出了一个无法辩驳的证据,那就是必须付报酬,人们才去劳动。这倒提醒了我如何才能区分劳动和其他令人愉快的工作(比如游戏和艺术):有些事情我们不是出于勉强绝不会去做,这些事情才称得上是「劳动」。所谓的原始人群,每天只工作短短几个小时。他们拥有的财产很少,面对将来的灾变,几乎毫无準备,但是他们有大量的自由时间可以享用:他们经常闲游、讲故事、彼此开开玩笑。儘管经济学家告诉我们,原始人生活在「匮乏」中,但其实他们的闲暇时光非常宽裕,而闲暇历来就是最稀有的财富。

文明的发展大大提高了工作量:大规模的城市聚集、公共纪念性建筑物(有些建筑物极其宏伟,让人喘不过气来,譬如开罗金字塔!),以及公路、桥樑、下水道系统等等。为了配合社会需求,各种工作应运而生,像手工艺人,他们生产日用杂物和精细的手工製品,还有商人、政府官僚、文案抄写员、教师、军人等等。无穷无尽的新工作诞生了,我们祖先原始而安逸的生活结束了。

当然,在每个城市社会中,那些令人厌烦的工作都不是平均分配的。所有时代,总是有一些人,或是凭藉武力,或是编造一套打动人心的说辞,叫众人替他们工作。在古代,奴隶担负着最沉重的劳动:他们可能是战争俘虏,可能是犯下罪行的囚徒,也可能是「低劣人种」的族裔(在西班牙语中至今还有「像黑人那样劳动」的说法,多幺骇人听闻!)。

奴隶制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「劳动」上,这一重要性随着时间推进而慢慢消退,但是在欧洲,直到上个世纪还残留着奴隶制的遗迹;在其他大陆,在某些国家,奴隶制存留得更久:沙乌地阿拉伯直到一九六○年才废除奴隶制!在中世纪和近代早期,农奴成为主要劳动力,他们出生在村庄里,因此就像村庄周边的土地和树木一样,「隶属」于贵族领主:他们的职责是供养领主,如果战争爆发,他们就要加入领主的军队,更有甚者,如果他们的女儿到了婚配年龄,在未来的女婿将她们娶走之前,领主有权蹂躏这些姑娘。在此之后,出现了手工业者,他们已然属于城市自由民(也就是说,他们生活在「城镇」中,城市的风将他们从奴役中解放出来),已经能够独立生活,做自己的主人。

毫无疑问,生活变得更好了,你不这样认为吗?然而,此时绝大部分生意依旧是家族经营,所以儿子必须服从父亲,或者听从近亲长辈的管制。和古老的封建领主相比,这些人也不见得多慈悲。你不是常常叫我「暴君」吗?你可真该见识一下那些无情无义的业主老爹!在整个上述时代中──包括上古、中世纪和近代──妇女的地位更为低下,因为女人必须完成预留给她们的家务劳动。除此之外,还有许多男性的劳动也成了她们的任务(如农业、手工製造业等)。总体而言,绝大部分男人是为主人劳动,而女人不仅经常要为主人劳动,也永远要为丈夫操劳。

最新图文推荐